媒体视点

和讯:专访王民:徐工“金标准”对标世界最先进的行业标准

  继今年4月亮剑慕尼黑之后,全球工程机械巨头再次论剑上海滩,中国工程机械领军企业徐工集团以“匠心为你智造”为参展主题。王民董事长在行业率先提出“技术领先,用不毁”的金标准,进一步彰显了中国制造企业换挡升级,比肩世界一流的魄力和勇气。多年来,徐工海外营销网络覆盖五大洲。年出口万台主机到176个国家,巴西、俄罗斯、澳洲、中亚、中东等市场,占有率居国际品牌前三位。

  2016年,徐工集团牵手阿里、华为、中国电信共同打造徐工工业云,借助包容性极强的云平台,海量数据将被充分分享,全球智慧在这个平台上融通、融合,更多不可能将被一次次挑战、改写。


王民:用中国金标准拓展海外市场营收目标50%

  记者:王总您好,每年平均见您一次,每次都有新的变化,我刚才走到展厅的时候,有一个感受,我觉得来参展的人的表情,他们谈的内容,他们的动作表情,还有我看了一组数据,关于中国工程机械协会发的一个数据。我自己的体会就是温和、复苏,我不知道您对这个行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会?

  王民:我首先说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行业。尽管这几年有些下行,但是这个行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当中,都在进步。凡是能够坚持下来,又不断地创新和改革的,而且有发展的。所以当市场,大家感觉到,稍微舒服一点,好一点的时候,能够得到更大份额的就是那些,这几年能够坚持在技术创新、在国际化战略的实施上,做得好的企业。

  我对这个行业在国际市场上面将来会有更突出的表现,我对这方面是很看好的。

  记者:如果是从行业的自然淘汰来看,8年一个轮回。从2008年到现在2016年,我可以用温和复苏来形容现在的状态吗?您有没有自己的定义?

  王民:其实与当年那个量来讲,远远没有达到。大家感觉到好了一点,因为过了很长时间的冬天了,突然暖和一点了,大家都比较舒服一点了,但是并不是每个企业都是舒服的。我刚才讲了,机遇还是给有准备的,做得好的企业。

  记者:是的,其实我也注意到还是有一些问题的。比如说过度的竞争,比如说遗留的库存的问题,应收账款的问题,甚至是洗牌的问题,您觉得这些困难还在?

  王民:应该说这几年,绝大多数企业都在“去库存”,都在回收自己的应收账款,都在注意增长的质量。凡是不注意这个的,这个企业就活不下去了。所以说尽管有些竞争,现在竞争的差距已经出来了。比如说徐工的很多主导产品,客户就讲,你可以比它高个几万,甚至十几万,但是我不希望高得太高了,我听到这个很高兴。就是不简单地,客户说你有,他也有,那我不买你的,我买他的,他的比你还便宜,现在不是这样的。他要看你是不是更好,更可靠。这个品牌在他心目当中是什么位置,客户心中已经有了。

  记者:我每次见您是在北京见,现在是在上海。那每次在经过三元桥的时候,我知道咱们三元桥的那个主体,咱们就是被称为世界第一吊,四千吨的那个起重机是用的我们徐工的,我想问的是刚才我听到的那两位,就是您的徐工高管,讲到“金标准”的问题,您在困难这么多年,为什么到2016提出这么个标准并且实施了?

  王民:实际我回去思考了这个事情。实际上中国工程机械行业已经解决了有无的问题,现在是从弱到强的问题,现在就是中低端上中高端的问题。

  企业注重技术创新、注重产品的可靠性、注重用户的满意度,这个已经做了很多年,提出这个金标准实际上我们在理念上的创新,总结徐工过去几十年走的道路。徐工应该在世界工程机械行业上有自己的经营理念、有自己的行为法则、有自己的标准,这就是和世界最先进的标准在一条线上。甚至在有些产品上要超过他们。这样,中国的工程机械才真正能够不管风吹浪打都能有增长。因为我们过去在中高端市场上欠缺这一块,长期拱手相让给一些老牌的跨国公司,大家在中低端的在那里扬扬自得,自满自足。正是因为经济下行才使得大家清醒,我想一个真正的企业家要想自己的企业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百年老店,恐怕这个“技术领先,用不毁”是中国企业目前最需要解决的大问题。这样才能使得中国货,不光中国人喜欢,外国客户发自内心的喜欢,这样中国的企业就真的成功了。

  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国企业还是在这个中低端上。当然解决这个问题也不是靠一朝一夕,刚才讲了,有了几十年的经验基础,再加上我们现在在攀登这个高峰,定好这个标准,全体干部职工,几万名干部职工一起干,我一定干起来让世界用户认为,中国货、中国的工程机械制造、中国的徐工造和美欧日在一条线上,价格都差不多,中国在服务方面更好、更有特色、更有差异化的表现。至于那些属于产品基本属性,机理的东西完全都是在高端水平上。所以下一步技术水平,包括信息化、智能化,包括这个高可靠性。

  记者:首先为王总点赞,因为我们都知道在一个行业,尤其在国际上定标准是最难的。您第一步做了这个定标准,今天我还注意到,我们还做的一个云平台,两件难事都做了。我想问一下,在中国的工业云平台,它是具有一种什么样的意义或者说对我们这个行业具有什么样的意义?我在想您自己心里面应该有一个目标,我记得去年您跟我谈过,珠峰登顶以及前三的这样的一个愿景。

  王民:受启发还是受到美国GE公司的启发,美国的工业互联网,GE搞的最早、最好。巨大的产业给客户提供了很好的服务。我想徐工做工业云平台既有对客户服务的一个新的平台,也有给广大同行业、中小企业,大家众创、众筹多提供一些方便。

  我想最终还是要使客户满意,徐工也获得一些新的价值。因为未来的装备制造业不能够在互联网上有所融合、有所发展的话,装备制造业也是走不出去的。

  记者:今年4月份的时候,您是有去过慕尼黑,我在想就是您一直特别关注这个海外中高端的市场,那徐工结合这一战略目标,您打算在这两条巩固的这个平台的载体上还有一些什么样的愿景?

  王民:我还是这样想,因为我不光德国慕尼黑的工程机械展览会我去过,我刚刚回来有半个月,我用20天的时间,看了一下南美和非洲的市场。我见到很多我们中国的央企,施工队伍在海外大量地施工。徐工目前的海外收入只有40%左右,我应该达到至少50%以上,甚至更多一些。因为老牌的跨国公司他们国际化的能力、国际化的经验非常丰富,我们还欠缺这一点。所以说,我们要努力地去开拓国际市场。

  因为一个中国的企业要想做成世界级的企业,不能是自己在家说的,得让全球用户知道你的品牌、了解你的品牌、喜欢你的品牌,这个企业就行。就像中国人一样,我现在中国人很了不起,你的所言所行,国家的发展让世界人知道,世界人能够分享你的发展,中国受尊重、有尊严,这样就会提升起来。所以我觉得国际市场对我来讲,对我非常重要,所以我现在每年都要花很长时间,去深入到一些市场。我也很高兴我们央企,在海外确实承揽了很多的项目,他们现在都开始选用我的设备,因为我在全世界建了两百多个服务维修网点,贴身的服务非常重要。所以,我对未来的国际市场我是充满信心的。

  记者:就是今天我们这个徐工展会的主题叫“匠心,为你智造”,您是如何理解的,能否简单描述一下。

  王民:还是要一个做装备制造业的人不能浮躁,要踏实地把自己的这个产业做好。同时,要跟上互联网的时代的要求,打造互联互通的产品,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也能够和用户贴得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