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新闻

徐工掌门人谈“大国重器”的坚守与转型:中国制造业机遇来了

发布时间:2018-01-17 | 关注:

12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后的首次地方调研,选在了江苏徐州,第一站是徐工集团。



2017年12月12日至13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江苏徐州市考察。这是12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徐工集团重型机械有限公司亲切看望劳动模范、技术能手等职工代表,鼓励他们在为实现中国梦的奋斗中争取人人出彩。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习近平总书记在徐工调研时强调,中国这么大,必须始终高度重视发展壮大实体经济,不能走单一发展、脱实向虚的路子。发展实体经济,就一定要把制造业搞好,当前特别要抓好创新驱动,掌握和运用好关键技术。

总书记的嘱托言犹在耳。徐工董事长王民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回忆,“我想,正是因为徐工集团的发展思路能跟上总书记的思想和要求,我们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打拼下来的制造企业,现在重大机遇来了,一切困难都可以碾压过去!”

在“中国制造2025”的大背景下、面对“互联网+智能制造”的新机遇,徐工集团的成功无疑是中国制造业升级和实体经济转型的一个模范。

那么,十九大后习近平总书记的首次调研为什么会选择徐工?这次调研给徐工带来了什么变化和影响?我们又能从中得到哪些启示?

在调研刚满一个月之际,澎湃新闻记者前往徐工集团进行了回访。


“总书记来之后,订单量增加了许多”

1月初,寒潮来袭,江苏徐州迎来2018年的第一场大雪。气象部门称,积雪厚度超过12厘米,最低气温已至零下7度。路上人车稀少,出门打车,至少需要等个10分钟。

与大门外的冷清相比,在高新路68号,露天的场坝上一片火热。边上堆着铲起的皑皑白雪,亮眼的明黄色工程机械整齐铺排着,这是徐工集团的工人们在进行产品最后的调试。

“总书记来之后,订单量增加了许多。”一位工人说,他们要赶在年底之前交付一批产品。




反映到工作劲头上,变化更为明显,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说,全体干部职工,从上到下,感觉到干活更有劲了,在徐工工作,成为了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因为受到了习总书记的关注和认可,个人的工作与国家的百年目标联系在一起,个人价值就体现出来。”

澎湃新闻记者在车间内看到,当时习近平总书记所乘坐的那辆XCA220型全地面起重机,已经用栏杆围住,供参观。路过的工人会不时停留下来看看,似是在回忆那荣耀的时刻。

12月12日,党的十九大闭幕后,习近平总书记首次到地方和企业考察调研,选在了徐州和徐工集团。

为什么是徐州?据新华视点报道,就几个主要统计数据来说,徐州的发展水平和全国平均水平相似度极高——徐州和全国一样人均GDP都在6万元上下,城镇化率都在60%左右,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都在2.3万元左右……徐州集中体现了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状况。

同时,对于“如何实现产业转型升级”这一既是徐州也是中国今后一段时期亟待破解的难题,精心打造中国自主装备品牌的徐工集团,或能提供一些作法和经验。




当天,习总书记重点参观了中国最大的工程起重机装备生产线,并坐进XCA220型全地面起重机驾驶室“体验了一把”,一位现场的工人回忆,参观当时,该台起重机刚好下线,“没想到总书记径直打开了门,坐了进去。”

作为技术人员代表,徐工集团工程师朱长建向习总书记详细介绍了一些技术细节等,“当他听到这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拥有30多项专利和技术优势的时候,总书记非常高兴,说‘就是要搞原创设计,这样才有竞争力。’”朱长建向澎湃新闻转述说。

徐工集团董事长王民回忆,总书记一共在徐工考察57分钟,重点了解企业起源、产品、行业、党建和企业文化以及“一带一路”国际化发展等经验做法,并在最后给300多名劳动模范、技能工人、职工代表发表了7分42秒的重要讲话。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总书记一连说了3遍,一定要把制造业搞上去,搞好,搞上去。” 王民说,在参观完徐工集团后,习总书记“一下子兴致就上来了”。

“总书记还说,他一直在关注着我们徐工集团,我感觉到非常光荣,有股强烈的使命感。”王民说。

对于此次调研,资本市场迅速给出了积极的反馈。

1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调研前一天,徐工机械(000425)股价大涨,13日小跌,后来一路逆市走强,总体趋势上涨,期间有12月11日涨幅5.16% ,12月26日涨幅10.02%,交易量换手率也一直处于增加趋势。截止目前,徐工机械累计涨幅接近40%。


“一根筋”的徐工精神

为什么会是徐工?这恐怕是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

“甚至到现在,行业内还依然有人在问,”王民笑着说。他给出的答案是,从徐工可以一窥中国制造业,徐工的发展历程或可为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提供思路和启发。




成立于1943年的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徐工集团”),前身是抗日烽火中许世友将军麾下的八路军兵工厂,红色基因昭示着其使命般的征程。

翻开徐工的履历,经过75年的发展,徐工集团从苏北的一个市属地方国企(徐州国资委100%控股),成长为如今中国工程器械行业的排头兵,规模长期位列中国工程机械行业第1 名,根据最新的“2017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排行榜”显示,徐工集团位居全球工程机械行业第7位,是唯一进入全球前十强的中国企业。

不过,同其他制造业企业一样,如此轻描带过的光鲜数据背后,往往是“冷暖自知”的辛酸。

要把时间往回拨个10年,哪怕是2年前,“助您成功”的徐工,还远不是这番光景。

徐工所属的工程机械行业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且与宏观经济周期密切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房地产、建筑业、水利及能源等投资密集型行业的景气程度将直接影响对产品的需求。

在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2009年我国4万亿元的投资刺激、以及2011年后国家放缓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后,“一哄而上”地粗放式竞争带来的问题逐步显现,外部经济环境持续低迷,让不少工程机械企业在市场淘洗下,或是被迫裁员、调整战略重心、甚至落败、消失。

这一时期,徐工集团的选择则是,坚守工程机械,“苦练内功,狠抓创新”。“无论行业发展有什么变化,都有‘一根筋’地做下去,专注于匠心制造。”王民说,

日子注定不好过。

2013年,法治周末的一则报道或许能窥见徐工,甚至整个工程机械行业的发展困境,报道中称,徐州工程机械国企不再是毕业生眼里的“金饭碗”,收入不高,且库存多。

但也正是在这些年里,徐工依然维持着4.5%的技术投入,一些重磅研发成果如千吨级地面起重机、4000吨履带起重机等相继问世,并进入美国等高端市场;液压多路阀、MYF200新型电控变速箱两大关键零部件打破了外资品牌全球垄断。




与此同时,徐工还把目光投向了海外。

2011年,王民决定挥师欧美中高端市场,相继成立于欧洲研发中心、美国研发中心。市场开拓技术与产品先行。“当时王民董事长认为,尽管当时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需求下滑,但是仍然占全球工程机械市场的半壁江山。我们要成为世界级企业,无论是品牌形象、技术领先、销售规模,都离不开欧美市场。” 徐工机械总裁助理、进出口公司总经理刘建森说。

如今,徐工的海外市场收入占集团总营收的30%,其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贡献最大,王民预计,在2020年这一数字要达到50%,而这部分增量则应主要由中高端市场拉动。


在坚守中创新

但是,对传统行业的“一根筋”似的坚守,并不意味着一成不变,或是对新生事物的不屑一顾。

2016年底,一场围绕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此消彼长的“宗马之争”(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让“脱实向虚”、“新制造”、“新技术”等热词站上风头浪尖。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近年来,中国制造业面临亟待转型升级问题,万物互联的物联网技术被认为是注入传统产业的创新要素,帮助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变革,激发出创新潜能。

作为我国制造业的支柱产业,工程机械行业正在经历着一场由传统迈向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时代的变革。因而,恐怕没有谁再比掌舵徐工18年的王民,更适合探讨“互联网+”与实体经济之间关系得这个话题了。

在王民看来,互联网就是一对翅膀,“都去搞互联网不行,不插上翅膀也不行。两个要讲融合。”但同时,他也表示,现在有些脱实向虚、哗众取宠的提法太多,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总书记看到了这里面的危险性。”

他认为,习近平总书记此次考察调研选择徐工,就是在向外界传递一种讯息,必须重视发展壮大实体经济,不能走单一发展、脱实向虚的路子。而发展实体经济,就一定要把制造业搞好。

同时,当前特别要抓好创新驱动,掌握和运用好关键技术。

王民认为,智能制造、大数据等时下热捧的概念,正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手段,代表着行业一个新的增长点。“企业应当重视,要有这个战略安排。”

在去年(2017)9月在无锡举办的世界物联网博览会上,相信不少人对徐工集团的工业互联网大平台印象深刻。该平台目前已经接入设备46万台,采集5000余种工况,每天汇集超过5亿条实时数据。




“徐工工业云”是2016年徐工牵手阿里巴巴共同打造的中国首个“Predix平台”。未来的设备接入量级将达到百万级乃至更多,通过将连续可获取的数据与科学、资料与机器学习还有应用在设备及行业领域的专长相结合,形成为OT(运营技术)和IT团队提供同一个合作的创新平台,为企业自身提供强大的系统互联、数据采集分析和精准决策能力。

实际上,据徐工集团信息化管理部副部长付思敏介绍,Predix是GE面向工业互联网的操作系统,2015年,董事长王民读到一篇介绍GE Predix的文章,便敏锐感知到,这或许是一次引领自身变革,实现对国际行业内领先企业“弯道超车”的机会。

如今,正是消费互联网过渡到产业物联网的阶段,不得不说,在对工业互联网的探索上,徐工已夺得先机。

而徐工的成功经验说明,中国制造业的未来,既在坚守,也在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