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NEWS

96岁老兵:我不识什么字,一辈子就是实打实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
  9.3阅兵典礼,当抗战老兵重着戎装,用右手颤微地敬出最标准的军礼,当曾与死亡正面交锋的他们面向天安门城楼止不住眼中泪水,那一刻,举国动容——这群老兵就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是抗争最生动的丰碑,是抗战精神最真实的诠释——无论硝烟散去多久、阅兵礼炮过去多久,他们都值得我们去寻找、去铭记、去感受。

——题记


本次故事的主角,96岁的韩锦昇老人,他是一名抗战老兵也是徐工第一代员工


  炸碉堡的兵娃子
  “高兴得就没有这样的”(高兴的不得了),提到9月3日的大阅兵,韩锦昇老人眼睛都明亮了很多,他不断用浓重的山东方言表达内心的激动,“再也不受欺负了、再也不受欺负了!”
  96岁的韩老是徐工第一代老员工,他跟着徐工的前身鲁南第八兵工厂一路辗转来到徐州,在徐工一干就是一辈子,无论是炮火还是困苦都不曾击退过他。但很少有人知道,在加入兵工厂之前,韩老还曾当过兵、打过鬼子,是一名真正的抗战老兵。
  “我十六七岁就当兵,那时候已经被日本人祸害得过不下去了,吃不上喝不上。爹把家里的枕头都给拆了,让我们吃里面的绿豆壳子,吃了一嘴头油味”提到参军,韩老这么说:“一边是真恨日本人,一边也是因为只要参军就给200斤玉米糁,能让家里再撑一段时间。”

提到解放前的生活和26岁牺牲的哥哥,韩老面露戚色


  就这样,韩老成了当地游击队里的一个兵娃子,他告诉我们,当时战况十分紧急,有时一个月要打十几次仗。
  “在夏庄,我炸过日本人的碉堡!”这是韩老最骄傲的事。他说,当时中国部队用的炸药威力很小,距离稍微远一些,连碉堡的皮都破坏不了。
  “我们用棉被包着炸药,在旁边点上火吸引敌人的机枪,趁着空档冲到碉堡前的壕沟里,点了炸药就往回跑,来回好几次才把碉堡给炸了!”韩老指着他左手说:“当时我的手炸伤了,部队还给了我5毛北海币(山东抗日根据地流通的货币)的治疗费。”


只要看到阅兵的场面,韩老就会庄重敬军礼


  当我们问,面对装备精良的敌人,他害怕吗?
  韩老挥挥手:“小时候,见到只拿刺刀的日本兵就害怕得不得了,后来当了兵,他们拿着枪,我们赤手空拳都敢往上冲,为了祖国解放,为了百姓过上好日子,就算死也值了。我还有个比大四岁的哥哥,后来他死在了战场上。”韩老算算,又说:“我哥当时才26岁。”


  徐工的活词典
  1945年,韩老因病住院,出院后才知道所在的莒中独立营已经秘密转往了东北。“我再也没见过那些战友”,带着些许遗憾,韩老进入了兵工厂——在这个离部队最近的地方做一名锻工。
  当时的兵工厂只有十几个人,用几间农舍做厂房,台钳、手摇钻就是最好的设备。工人们既要生产拉雷、军用铁锨支援前线,又要生产轧花机、纺纱机服务百姓。


韩老曾工作过的兵工厂旧址


  韩老告诉我们,当时兵工厂根本就不能正常生产,要防止敌人侵袭,还要配合正面部队作战,迁移就成了常事。有时候,韩老他们前脚刚刚安顿下来,敌人后脚就跟了过来。“我们和他们打游击战,敌人来了,我们就退,敌人走了,我们就回来插空生产。”
  就这样,韩老他们跟着兵工厂走过了战争的硝烟,也历经辗转,终于在1953年来到了徐州。


50年代,刚刚成立时的徐州重型厂


  “当时三厂合并,我们叫‘徐州铁工厂’,1958才改名叫‘徐州重型’,后来89年集团成立,可惜第二年我就退休了”对于徐工,韩老就是一本活词典:“我在厂里当了一辈子工人。”
  1953年之前,韩老他们最好的设备就是简易车床和刨床,还要借助柴油发电机才能使用。到了徐州,三厂合并后才有了370多个职工,有了正式的车间和55台设备。


90年代,韩师傅退休时,觉得好到头的徐工厂区


  后来,徐工发展的越来越快,一直在生产一线的韩老说:“车间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产品越来越多,我退休时还有了办公楼和宿舍楼,那些电视里大领导也经常来,当时以为那就‘好得到头了’”韩老顿了顿又说,“不过,和现在比,那时候又算不上什么了。”


如今的徐工集团已经让韩老直呼“翻天覆地的变化”



  实打实的老党员
  对很多事情已经记忆不清的韩老一口说出了自己入党的时间:“我是1947年入的党,介绍人是临沂的”。
  只上过几天扫盲班的韩老不善表达,采访中,他最常说的话是“我不识字,一辈子就是实打实的干。”


韩老的爱人是支前模范,也是一名老党员


  “实打实”是这个老党员、老徐工人一辈子坚守的信念,这份朴实让韩老的一生平凡而又非凡。
  在战场上,他实打实的面对敌人,端着土枪和十几颗子弹敢伏击装备精良的日本军队;在兵工厂,他实打实的支援前线,靠着一把钳子、一把铁锤,就为部队造出结实耐用的铁锨、手雷;在迁徙中,他实打实的追随部队,辗转七地,始终保卫工厂超过保卫生命;在徐工,他实打实的做个好工人,不管严寒酷暑,锻造最好的工件,是始终如一的尊严。


韩老昔日的“小徒弟”也已经成为徐工的老员工


  韩老告诉我们,要干的事太多了,所以徐工一直都是忙碌的,但在徐工的每一个人都特别有干劲,什么困难都不怕。遇到重大攻关、紧急项目,没被安排加班的人甚至会生气地找班组长理论。
  “啥时候,徐工都是实打实的干!”韩老总结说。
  采访尾声,韩老告诉我们,有时间,他想回徐工看看,在电视里看不过瘾。


只上过扫盲班的韩老一笔一划地写下对徐工的祝福:“希望徐工越来越好”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饶、坚韧不拔的必胜信念”,在韩锦昇老人身上我们看到了伟大的抗战精神,这精神没有随着战火的消失而消逝,它闪烁在徐工每一个艰苦奋斗、攻关克难的日子里,成为激励我们不断前行的强大力量。


专注执着的每一个笔画里凝结的是韩老对徐工深厚的情感


(特别感谢徐工退休员工杨尚福、徐工重型员工许鹏对本次采访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