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院新闻

【和讯·高端专访】 徐工王民:未来徐工将通过机制转换迎来更大发展

发布时间:2019-09-16 | 关注:

2019年9月3日,全球工程机械产业大会暨50强峰会在北京盛大召开,来自全球13个国家的主机、零部件制造企业高层以及主流终端用户800余人到场参会。峰会重磅发布了2019年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排行榜,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领军企业徐工集团位居第六位。自榜单发布以来,连续20年领跑中国企业,再一次彰显了大国重器的风采。


2019年上半年,徐工集团产销量和收入再创历史新高,上半年营收超过700亿元,同比增长近30%,盈利规模保持高增长,高质量发展根基持续夯实。徐工已成长为世界工程机械最具美誉度的中国名片。



在本次峰会上,徐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民接受了和讯网的采访。




1.和讯网:2019年上半年徐工业绩再创新高。请王董事长谈一下,围绕珠峰登顶的战略目标,如何设计好徐工下一阶段的战略规划?


王民:大家对徐工很关心,很感谢。工程机械也是一个很热闹、风生水起的一个产业。这个行业里面有很多的优秀的企业家,都干得不错。徐工作为一个老资格的、有深厚产业文化底蕴的一个企业,能在这样激烈竞争的市场当中保持着强劲的发展势头,始终在第一位的一个地方国有企业,我为徐工的进步感到高兴。


徐工现在处在一个关键的发展阶段,因为在今年年底,徐工有一个产权制度上的重大变化,也就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下一步要按照已经审批过的方案要进行具体实施了。将来就是国有控股,按照我们的希望,我们要从中国500强里边排在前30的民营企业要有合作伙伴进来,有1%左右是我们的骨干激励。


这个变化是30年前组建徐工集团后至今的又一次重大的、历史性的、具有重大影响力的一次变化。所以说你讲我的利润翻番的增长,未来还要继续翻番。不光是产品质量水平,技术水平,我的盈利能力,我的管理水平都要达到一流,那才叫优秀的世界级企业。


未来的徐工肯定通过机制的转换会有更大的发展。我已经看到了要走的路在哪里了,我们的短板在哪里。所以战略目标很清楚,我们还要在五年时间内,要进入世界的前三。通过混改,走得更扎实,走得更好,走得更快,坚决的要实现这个目标。我是有这个信心的。



2.和讯网:国家已将徐工列入国企改革“双百企业”试点,徐工混改正稳步推进。徐工的混改如何打造新机制迸发新活力?


王民:装备制造业当中的一个优秀的企业,一个有76年光荣历史的企业,从国有的全资变成了国有控股,还要上市,这在徐州历史上我是不敢想象的。徐州市委市政府按照中央国务院的要求,也是思想很解放迈出一大步。我是很看重“国有+民营+骨干层”这种结构形式。更关键的是,要打造先进的机制,就是不仅仅说规范法人治理结构,董事会、党委会、总经理会,权责界限分明。


我们做的就是效益最大化,股东回报最大化。机制就是经营层、最优秀的技术、管理、销售、技能工人层,要有在行业里面最符合他价值的一个报酬,这就是我们的机制。我现在是很累的。我为什么累?我是革命加拼命,再加小小的机制。我将来革命加拼命不会变,我的机制一样放大。徐工我是很了解的,潜力无限。刚才我说过了,我的短板就是我的潜力。上市公司将来要是中国工程机械板块乃至装备制造板块,甚至超过装备制造板块,最优秀的一只股票。


将来的徐工集团是个什么概念?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下面有一个公司叫徐工集团工程机械有限公司,在这个层面上进行混改。这个里面工程机械全在里面了,然后上面的集团下面还有什么?还有汽车板块,还有融资租赁板块,还有我们的徐工技师学院,还有现代建筑板块,就这个概念。我这个板块就是混改的一个企业。徐工信息也是一个,2014年底建立的,徐工开始投了1000多万,五年时间,徐工信息变成13个亿。这个决策还是蛮及时的。



3.和讯网:徐工目前跻身世界工程机械第六位,连续20年领跑中国企业。是何种信念让徐工坚守主业不动摇?


王民:做企业其实一开始也不是非常清晰,在山底下看珠穆朗玛峰峰顶,云雾缭绕看不见。也不知道路、走哪条路最好走,也是不断的摸索、探索,也有失败,也有教训,也有成本代价,也有痛苦。


但是有一点好,我先讲讲咱这是有运气的。这个运气就是我们国家的大发展,基础设施投入,全世界最大的。基础设施大投入,带动了大产业的发展。当然大家同样面临同等的机遇和条件的时候,那就看谁步子走得稳、走得好、走得快,就看领导集体和他的团队,他的追求。也有不行的,工程机械也有很多企业干着干着没了,国有的也有,民营的也有,外资的也有。所以总体来讲,我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几代人都在干这个事儿,到我们手里千万别放弃。也包括前几年比较困难的时候,我们的研发投入比往常还大,创新成果比往常还多,结果准备好了,机遇来了,你就抓住了;你准备不好,你机遇来,什么也没有。慌不择路地也想抓点机遇,抓不多少的。徐工已经打造到这个份上了,主要领导者如果糊涂了,就把几十年的奋斗付之东流。


转个向,盲目多元化,盲目投资,然后是找不着北,现在徐工荣誉也很多了,荣誉多了,容易找不着北,清醒我是比较清醒的。我们也不是大央企,混改以后我跟弟兄们讲了,脱了小褂正式干吧,脱了鞋正式跑吧,轻松了。回到刚才这个机制,我是一辈子做这个事儿,盼到一个崭新的机制要来了,对未来充满了极大希望,心里坚定了很多的信心,我信心更足了。如果说过去我信心很足,现在是信心更足了。所以就是这么一种追求吧,永远不动摇,永远不放弃,永远做到最好。



4.和讯网: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徐工集团创建30周年,作为工程机械行业重要的推动者和见证人,您认为徐工能取得当前成绩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王民:很感慨!徐工76年,共和国70年,组建集团30年,我在集团里做这个位置,20年。还是很感慨的。确实沧海桑田,今非昔比,确实令人振奋,值得骄傲。现在我们的装备制造、我们的工程机械生产线,可以说世界一流的,我们职工技能水平也是世界一流的。我们拥有了众多的核心技术,在多年前是不可想象的。我们已经开始创造,不是像有的外国人说我们都是copy过来的。现在有的外国企业在copy我们的。当然并不是说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我们还有很多的不如人家。


我为什么提出“技术领先、用不毁”是一个金标准,行动标准,是一个给全球客户一个中国货“好用、管用、耐用、实用”。工匠精神打造这样的产品,它肯定有寿命周期,该换得换,但这个是可控的。而且我是讲做成工艺品,就是要做得很漂亮,爱不释手。我干了47年工程机械,其实我工龄是49年了。我1970年当了两年的煤矿工人,18岁到了徐工,47年。这辈子就把这个命就交给徐工了。徐州话叫捐了,捐献了。也很高兴。


我们更重要有一点,徐工这20年最大的变化还不是产品,也不是企业,而是这23000个职工,文化、价值观、这种钢铁般的意志和追求,还有强大的执行力,就是绵绵不绝,滚滚向前,我是很感动的。我好说一句话,我还是这句话再说一遍,“我老王就是条龙,徐州话,你就是条龙,你也搅不了多大水。23000名职工都是龙,这个水能搅多大?太平洋都是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