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工铲运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返回顶部
企业新闻 |央广《爱评论》专题采访王民:崭新徐工,未来可期(上集)
央广《爱评论》专题采访王民:崭新徐工,未来可期(上集)
发布日期: 2021.01.05 访问量:517 字号 A- A A+


12月30日

央广经济之声播出《爱评论》报道

经济之声首席评论员陈爱海

对话徐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民

本期对话人

       陈爱海:我们还是从一个很重要的日子说起。这个重要的日子就是2017年12月12号,习近平总书记十九大之后的第一次地方视察首选是徐州,在徐州第一站就来到了徐工。

在这里,总书记评价,徐工是很重要的、很成功地打造自己道路的国有企业、现代化企业;他当时还对徐工提出了要求:要着眼于世界前沿,努力探索创新发展好模式、好经验。

       1

       陈爱海: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三年多时间过去了。徐工和三年前相比,出现了哪些大的变化,我相信这个变化是非常巨大的。

       王民是的,一转眼总书记视察徐工已经三年多了,这个日子对徐工来讲是很荣耀具有非常重要意义的日子。

       总书记视察时的一些重要讲话精神,一直在指引和激励着我们如何攀登世界工程机械的“珠穆朗玛峰”。每当想起总书记来视察的时时刻刻,我们都是很激动的,也是充满着力量的。

       这三年,徐工可以说上了一个非常大的台阶。总书记来的时候,徐工按照2016年的排名,因为2017年还没有过去,当时还是世界的第7位,等到2017年过了以后,我们进入了第5位了。

       当时我给总书记汇报,我们一年要进入世界前五,五年进入世界前三,用十五年的时间,实现“珠峰”登顶。应该说前五,第五名已经达到了,按照世界的排位,中国的第一也保住了。

       这里面的支撑关键就是经营发展理念的变化,从有质量、有效益、有效率、可持续,叫“三有一可”,转变为“三高一可”高质量、高效率、高效益、可持续,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

       徐工各个产业板块都有了巨大的质的提高和创新水平的提高,以及市场占有率的提高。所以2019年徐工营业收入也过了千亿元,利税增幅也高于营业收入的增幅,海外的收入也是大幅度的增长。2020年,我们又进入了世界第4位。

 2020 上海宝马展徐工展区

       陈爱海:您说起来很平静,但实际上这种成绩的取得,是非常难的,并不是说我要达到那一步就肯定能达到。就像您当初您说,要一年后怎么样,三年后怎么样,可能立下这样一个目标并不简单,要真正达到是非常难的。

当然最终达到了,这里面有总书记在视察徐工时提出的要求,对你们的鼓励,带着这种信心去干;另外一方面,也是整个徐工人在这几年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所以达到今天这样非常亮眼的成绩。

       2

       陈爱海:在现在这种情景下,其实在国内市场摸爬滚打,相对来说还是心里更有底的,那么在国际市场,当然现在国外疫情还比较严重,即使不考虑疫情的话,在国际市场上要去打拼,其实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这个难度主要在哪儿?

       王民这个难度还是我经常讲的,国际化的布局、国际化的经验、国际化的能力,以及国际化的人才是不足的,也包括我们抗风险的能力也有差距。

       从大环境上来讲,全球化遇到逆流,以及贸易保护主义,还有民粹主义,以及语言、文化、价值观的不同,都是我们走向全球市场遇到的困难。

       有些困难是曾经有的,一直没克服,最近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困难,所以国际化道路任重道远。怎么样破这个局,补这个短板,我想就要在在疫情期间走出去,而不是等到疫情都过去了,再走出去。

       最近这两个月,我们大约有不到200名的销售人员、工程师、进出口公司的领导,打了疫苗往外走,就是要和客户密切联系,要研究市场,研究客户、研究我们下一步的打法。在家里还是远,光靠视频、光靠云上开一个会,增加不了黏性。

       人和人还是要面对面地交流,必须“走出去”。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崛起,中国的企业如果都在家里,光靠卖产品是不行的。必须出去,必须销售产品,海外建厂、收购兼并、文化输出、多交朋友,赢得尊重。因为我们的目标是要在五年之内达到50%,你现在是20%,这个是很难的。

       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之下,还是要在注重国内大循环这块的同时,大力拓展国际市场,这一点难度特别大,但是特别重要。

       因为整个国际市场太大了,美国卡特彼勒、日本小松的国际化率都在60%—70%,他们要的就是全球市场,我们要的也是全球市场。在家门口打这个仗,肯定要好打得多。出去打仗,海外作战锻炼企业家、考验企业家。

       如果在海外很有经验了,到海外的产品和技术,产品的适应性,服务的能力,沟通交流的能力都是不一样的。徐工现在培养管理者,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在海外经受过锻炼。华为不也这样吗?在海外接受过锻炼,在非洲接受过锻炼。现在我们两三百名职工都在海外,他们工作很艰苦,但是意志很坚定。

徐工四千吨级履带起重机阿曼吊装作业

       3

       陈爱海:咱们讲到构建新发展格局,您刚才讲到了,即使在国外的疫情还很严重的情况下,打了疫苗,派出了几百名各个岗位的人员出去。除此之外,从构建新发展格局提出来到现在,徐工还做了哪些方面努力?到目前为止,有没有一些效果显现出来呢?

       王民徐工一直秉持两大发展战略,一是技术创新驱动发展,二是国际化主战略驱动发展。这两大战略在新的格局下,只能强化不能削弱。

       因为我们国家机械工业制造业、也包括工程机械制造业,离欧美发达国家还是有一定的差距,也就是大家所讲的核心技术、原创技术,到今天我们讲的自主可控技术。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四,如果我们在技术创新方面的力量削弱了,即使哪一天冲到了前三或者前二或者前一,我们可能还会下来,因为你没有很好的支撑。

       中国的企业一定要用高新技术、创新技术来引领企业的发展,而不是靠一时的商业模式、一时的市场机遇,大规模提升生产线生产能力,同时去搞一些降价促销,这是很忌讳的。这样走下去的话,市场会把你淘汰的。

       徐工最重要保持一个定力,既要在规模上、“三高一可”上保持第一,更重要在技术创新方面做巨大的支撑。这一点做不好的话,徐工没有未来,也冲不上去,也走不出国门。

       差距还是存在的。我们一个搞大吊车的老总,我问他,我们和欧美最发达的国家,对标其产品还有什么差距?他说性能上、质量上、人性化、智能化上都不差了,差可靠性。差多少?5%—10%。

       他是一个很专业的技术高管,我们做的大吊车可以说在全球都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他承认我们的产品在可靠性上还有差距,说明我们还有工作要做,真正要得到世界高端客户的认可,这5-10%必须要拿下来。可靠性的提升也是中国机械工业竞争类产品大多数都存在的问题。

       比如说成套的大型的露天矿山用的设备,大型的矿卸车、大型的挖掘机、大型的破碎机,我们要昼夜不停的24小时运转,还要保持其生命周期大概在7—10年之内,只能有一些小修理,不准下场,这就考验水平了,考验一个国家整个机械制造水平和技术开发的能力。

       我们现在有了这些东西了,但是达不到他们目前的水平,24小时昼夜不停,7—10年的寿命期,要求相当高,就像一个飞机一样,在天上飞,只要有油就不会掉下来,某一个零部件出了问题都不行,所以说现在我们在做产品全生命周期设计,每一块钢材,包括每一个螺丝钉、密封圈,都要按照全生命周期可靠性设计的理论来指导我们,来提升我们质量水平和美誉度。

       其他产品也有这方面的例子。比如说挖掘机,20吨级以下的挖掘机,美国人的,中国人的,我的和其他企业的都是差不多的,价格也都是差不多的。那就是拼啊,拼管理能力,拼制造成本的降低。

       有人讲了,挖掘机的主机已经到“利润薄如纸”的程度了。但是,高端市场、高端客户,我们有的还没有进去,看销售收入很高兴,但一定要深入分析:什么构成销售收入,高端产品占多少,高端市场占多少,核心技术又占多少,大路货产品占多少?

徐工无人集群路面机械在京雄高速、攀大高速等重点工程中应用

       陈爱海:中低端是红海,高端是蓝海,但是谁能进入蓝海看你的本事了。

       王民是,所以说,头脑还是要清醒一点。

       陈爱海:您说的非常重要,徐工尽管说这些年发展得很好,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心。

       王民是的。徐工是中国唯一可以做成套矿山机械的企业,全球也只有5家企业可以这个。两个月之前,我们一个总经理主动跟我讲,他说他打算用3年时间追上卡特彼勒的可靠性水平。我听了以后特别振奋,我在徐工宣扬他这种精神,我走哪里讲哪里。

       三年时间很短,这个可靠性水平难度非常大,就是卡特彼勒的产品运行十年不坏,你也不能坏。全球选用卡特彼勒矿山机械产品的高端客户还是很多的,包括小松,都是我们榜样,也是我们追赶的标杆。

       陈爱海:是的。

       王民现在我们就要努力学习他们,超越他们,这是徐工人的追求。也包括大吊车,徐工的大吊车1600吨、4000吨的,一机难求,全款来提货排队,按理说应该很满足了吧?但大家没有满足,虽然是中国客户已经非常放心的产品了,但我们要进入国际高端市场。

       陈爱海:排着队拿全款来买产品的是国内客户还是国外客户?

       王民主要是国内的,但是徐工的产品也有很多央企带到国外施工,都有很好的表现。比如说4000吨的大吊车,在沙特阿拉伯表现很好,这是中国大吨位的起重机首次出国。在尼日利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我们一些大吨位的起重机也有很好的表现。

       但是我想的是,一定要努力进入欧美大市场,因为他们用惯了那些老牌的企业的产品,我希望通过我的创新表现、卓越的表现,能够让他们喜欢我这个产品,那才是我最自豪的时候。

       陈爱海:有目标、有信心、有技术、有人才,这些都很重要。这些都具备了,达到您理想的目标,也为期不会太远吧?

       王民是啊,我们设计了五年计划,我们在努力。

徐工海外定制起重机批量发往“一带一路”

       陈爱海:未来是很值得期待的。要说眼前的话,2020年,因为疫情的影响,所有人都说非常的不平凡,非常的坎坷,企业的经营乃至整个社会乃至整个中国社会,整个全世界都出现了很多人说一辈子都没见过的没遇到过的事情。那么从经济来说,咱们中国是一个先抑后扬的过程,从世界来说是不是先抑后扬就是不好说,但是至少2020年先抑后扬是没戏了,看2021年会怎么样。

       4

       陈爱海:那么如果从徐工来说,您觉得可以用哪些关键词来总结您自己和您所在的徐工?刚即将过去的这一年,哪些关键词来描述它。

       王民第一个应该是“极不平凡”。从国家到企业到个人都是度过了一个不平凡的一年。我们从最困难的一个时光,进入了一个高光时刻。我们中国是世界唯一正增长的经济体,这个经济体很了不起。徐工也是这样,是从防疫抗疫,复工复产,到高产满产,到加班加点,到勇攀高峰,我们的职工从今年复工复产以来,没休息过几天。有的都是12个小时,轮班在干。 

       第二个就是“强者恒强”。在工程机械这个领域里面,头部企业的引领性和杀伤力都是很强的。这个行当我经常讲一句话,竞争的天灰地暗,但是强者还是强的。徐工在上海宝马展览会上展示的都是高端化、智能化、无人化,全新的产品,从技术上我们的强者的形象一直站在那里。包括我们的营收,我们的高质量的发展,都体现了一个强者的形象。主机强,带动零部件企业强,带动了我们的上下游。所以我们零部件企业,我们的销售代理商今年也是一个丰收之年,或者是大丰收之年。我们加班他们也加班,因为这是一个同盟军,按照党中央国务院讲的叫做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而且是要高效率,徐工的很注重同盟军队伍的建设。

       第三个就是“崭新的徐工”。徐工今年是要完成混改。这是徐工人期盼已久的一个重大改革。它的意义超出了以往任何一次的改革,把这一个充分竞争的企业赋予它市场化、法制化的体制和机制。同时国家利益、投资者利益、企业的利益、职工的利益都紧密的捆绑在一起。

       我感觉现在我们的干部职工整个的思想和状态和以往大不一样,大家对高质量发展意识,在追求“三高一大”上更加主动,更加有进取心,更加细致,更加有智慧。

       我经常讲我们企业之所以说它“新”,是因为它被赋予了新的体制和机制和活力。之所以它有竞争力,是因为它结合了我们传统的红色基因,深厚文化和技术底蕴,以及人才优势,这两种优势结合在一起,是一般企业没有的。

       徐工做过,做的不错,但不能说是最好。在徐工身上,我觉得他可以演绎出一个非常先进的,又适合于徐工的一个机制。我觉得这也是党中央国务院想看到的混改成果。这就叫一个新的徐工或者一个崭新的徐工。 

徐工十运会,通过线上直播与全球900万人共享“本质健康”

       陈爱海:您总结三个关键词,一个是“极不平凡”,但这个极不平凡,不光是徐工,对全世界所有人来说都是极不平凡的。

       第二个是“强者恒强”,这是指的徐工。您的企业本来就一直不错,即使在2020年这种极其特殊的情况下,表现仍然非常好,而且不光是自己强,还带动了伙伴们,带动了一个地方。

       第三个是“崭新的徐工”,如果用四个字说的话,就是“面貌一新”。在这种情况下,徐工展现出来的面貌,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通过里里外外的这种纵深推进,管理经营改革,在这种极不平凡的一年里,徐工展现出来的面貌是令人耳目一新的。 

       王民对。


关键词: 王民